巴法洛夫斯基(巴爷)

JoJo:乔迪/乔西/承花/仗露/茸布🤩
文笔废没脑洞还硬要写cp的巴爷
(向观众姥爷们乞讨红心蓝手😘

【茸布】秧歌巨星来我坟头蹦迪(一)

战后全员存活,布姐带茸日常小段子

所以不要被标题吓到

ooc和沙雕算我的,爱属于他们,他们属于彼此

屎一样的分段

不知道会不会有(二),想到哪写哪

乔鲁诺·乔巴纳,今天也在烦死追求布鲁诺·布加拉提的康庄大道上一路走到黑

————————————


1.1布加拉提在美好的清晨里冻醒。


借口怕黑半夜钻进他被窝的乔鲁诺,毫不客气地占领了2/3的床,并大度地把被子的一角留给布加拉提。金发混小子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眨巴了几下,无视床铺主人的一脸不满,卷着被子把身体贴过去,像八爪鱼一样黏在布加拉提身上,脸埋进对方肌肉紧实的胸口。


头发戳得他很痒,布加拉提在乔鲁诺的头顶叹气。他不擅长带孩子,尤其是会撒娇的孩子。


“布加拉提,我硬了。”


“……”我收回刚刚的话。


布加拉提一把把乔鲁诺和被子掀到另一边去,光着脚就往门口走。


“在这等着,”布加拉提一脸寒霜地瞪着打算追上来的乔鲁诺。


“我去找特莉休…”


“什么?我不是这个意思……”不好,布加拉提误会了!乔鲁诺急得手脚并用爬到床尾。


“…让她用辣妹帮你软下来。”布加拉提把这句话和门一起甩在乔鲁诺脸上。



1.2乔鲁诺愣在原地,半分钟后他清醒过来,然后气鼓鼓地把自己重新塞进被子里。


他在想什么呢?那可是能在地上开个拉链让女生就地解决的布鲁诺·布加拉提啊?!



楼下传来骂人的声音。


“还有半个小时就上课了,纳兰迦你要睡到什么时候?!福葛,交给你了,五分钟之后我要在餐厅见到他。”


唔啊…纳兰迦的声音听起来好惨。乔鲁诺把耳朵也塞进被子里。


“米斯达!我说过多少次吃完的披萨盒子不要堆在这里!你打算在家里养虫子吗?”


啧,这屋子隔音效果真差。


“阿帕基!把你的耳机从沙发上拿起来!再被纳兰迦坐坏了我可不给你报销!”



众所周知,布加拉提起床气很重。


所以都是乔鲁诺的错。只有他敢大早上去碰钉子。




1.3罪魁祸首毫不愧疚地窝在布加拉提的床上。


特莉休早就出门去海边晨跑了。乔鲁诺一清二楚。


但乔鲁诺还是不高兴。


布加拉提推门进来,扰他好梦的人把自己团成一个手卷寿司。布加拉提拉开衣柜,拎出几件衣服对着全身镜比划。


“滚下去吃饭。”他头也不回地对床上的那一坨说。


乔鲁诺装作听不见。


“九点钟世界史的教授要来。”


“世界史很无聊,我要你讲给我听。”


“我没空。”布加拉提仔细地调整领带的位置,“晚上我会查你功课的,答错一题刷一个星期的厕所。”


乔鲁诺翻身坐起把枕头丢过去,布加拉提弯腰躲过,钢炼手指抓住枕头上开出的一小道拉链砸回乔鲁诺脸上。


“你还有三分钟。”


皮鞋踩在楼梯上的哒哒声远去,乔鲁诺把枕头从脸上拽下来。



乔鲁诺起床气也很重。



这件事只有布加拉提知道。



2.1布加拉提在西里欧商会进口COHIBA雪茄的提案下面签字,明天有一批Bombay Sapphire杜松子酒从利物浦的港口运过来,阿帕基会带人去码头看着,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


布加拉提听见有人在敲他的窗玻璃。


用屁股想都知道是乔鲁诺。


游手好闲的小鬼真好。布加拉提黑着脸把窗户拉开,乔鲁诺翘着腿坐在从人行道地砖缝里长出来的不知名植物上,嘴里横叼着一支沾了露水的玫瑰。“早上好,我美丽的Signorina。”乔鲁诺把玫瑰折下来别在布加拉提耳边,“请允许我用这小小的花朵祝福您新一天的美好心情。”


噫,他从哪学来的这些话?


“玫瑰哪来的。”是你随手捡了什么东西变的,还是在别人家院子外面顺手牵羊了。


“我路过花店想到你认真伏案的身影,就买下来了。”乔鲁诺变魔术一样掏出插满白玫瑰的花瓶,他从窗户钻进去,小心地把花瓶放在办公桌上。


“……你在楼梯上摔坏脑子了?”布加拉提现在想的是,装修房子的时候他为什么不留着那个往外推的窗户,那他刚才就可以把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小鬼甩到楼下去。


噢,乔鲁诺又把人行道给凿了个窟窿,等下找人来把路填平的烂摊子还是他来收拾。



2.2“我想你了。我想见见你。”乔鲁诺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他有哪天不做错事吗——低垂着脑袋,手指绞着衣服下摆,不安地盯着布加拉提的鞋尖。


“我们二十分钟之前才一起吃过早餐。”布加拉提有点头痛,在抽屉里摸不到药瓶子的时候他才想起乔鲁诺昨天晚上扔掉了他的最后一瓶阿司匹林。布加拉提挫败地坐回椅子里。他感叹——再一次地——他真的很不擅长对付扮可怜模式的乔鲁诺。


“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乔鲁诺乖巧地蹲在椅子旁边,仰视布加拉提的眼神和金发太过闪耀,布加拉提装作看不见,替他把领子翻好。


“你干脆想个简单的办法,比如把我塞进画框随身带着走。”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这么做。”乔鲁诺捉住布加拉提的手吻了一下,“华纳给我们投资了,但这不代表我可以把哈利O特的设定拿来用。”



我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




2.3“你就没事情可做吗?”


“下午有舞蹈课。”乔鲁诺从地板上站起来,靠坐在办公桌上,布加拉提皱皱眉头但没有赶他下去。


“Rita夫人教你你就好好学,你不是总抱怨我不带你去舞会吗?”


“…我只想跟你跳。”乔鲁诺撅起嘴巴,满脸期待地看着布加拉提。后者突然对桌上的混沌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乔鲁诺悄悄翻了个白眼。


“你学会了我就跟你跳。”布加拉提把视线从混沌摆上挪开。谁送的倒霉玩意,转得他头昏。


“那我学会之前呢?”


“对我来说跳舞和喝酒都是应酬。”布加拉提把一沓文件送进碎纸机,机器噗噗吐出雪花般的纸屑。


“也就是说你会和别人跳舞咯?”


这话酸得很。布加拉提突然想逗逗他。


“你知道的,那些富得流油的老家伙总会带几个女伴——并不是外貌出众,能力零分的那种——虽然说是为了联络感情,却也不失为一种享受。”布加拉提停下来,蓝眼睛看着乔鲁诺。


“不想我带着女士香水的味道从舞会上回来,你就好好加油吧。”


乔鲁诺像个漏气的皮球从桌子上滑下来。他站在那里,显得有些窘迫。布加拉提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乔鲁诺也不敢舔他一下看他是不是说谎,况且布加拉提根本没出汗。这次换乔鲁诺觉得挫败了。他感到很不是滋味。被那双手搂着旋转是什么感觉呢?他是不是会露出优雅的微笑、不失风度地夸赞那些女孩的美貌和舞技?或许还会绅士地为她们披上大衣,端着香槟跟她们在露台上聊天。


乔鲁诺猛地转身往外走,险些碰翻了他刚刚带来的花瓶。


“你给我等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乔鲁诺改天要来取他的命。


那抹金色晃了一下消失在门后,布加拉提把耳边的玫瑰拿下来。



你以为我每次带米斯达和福葛去是让他们喝酒的吗?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

我是真的太喜欢这个标题才为它写了这些沙雕小甜饼

希望你喜欢~

评论(14)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