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裤某衩

情人节贺文

总之交代一下设定




其实想说的也只有 这里夏生也是助攻啦


食用愉快~





“哈?为什么辞掉拉面店的打工跑去酒吧啊!你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啊…都说了,不是我想辞掉的啊。”正广抓抓头发,对着面前的恋人抿抿嘴。

“原来拉面店的老板要回老家一个月,跟我说要不就先去别的地方打工试试看,等他回来我再考虑要不要回拉面店…这样…”势多川的声音越来越小,偏过头不去看康介的眼睛。

[噗…正广这小家伙…稍微吓唬他一下就变成这个样子啊~ ]康介心情舒畅地摸摸男孩的脑袋,软软的金发像光滑的麦草,吸收了日光的温暖。

“嘛,既然你已经决定了的话,我是不会干涉你的啦。”康介的手指有意无意地轻触正广的耳环,惹得年轻的男孩一阵脸红。“不过,为什么是酒吧?你这样的小鬼还是去家庭餐馆比较好吧?”

“啊…这个……”男孩看起来有点犹豫,“因为…是拉面店的老板帮我介绍的,还说了那边的人会照顾我一点…这样…不去的话,感觉对不起老板的好意……”

[抓着袖口什么的…你是女孩子吗……]这样想的康介并没有说出来,而是伸出手臂把男孩揽到怀里,下巴轻轻地搭在正广的头顶,“我就随便问问,你别太放在心上。话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有点自信呢?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就好了吧,别人说什么不要太放在心上啦!”手指不安分地钻进衬衫,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男孩有些消瘦的脊背。

“…那种事情……是康介哥这样的人才能轻松做到的吧……我的话……也有在努力啦,只是现在还……”正广不太舒服地扭动身体,把脸埋在男人的衣服里,声音闷闷的。

康介笑着闭上眼睛,怀里这个一边说着可爱又倔强的话、一边抱住自己的男孩,真的有在努力去改变。他松开手,亲了亲正广的脸颊。
“回去吧,午休要结束了哦~”捡起掉在地上的出席簿,偏头看到男孩手忙脚乱地把衬衫塞到西装裤里,一边小小声地抱怨。


“这个流氓老师……!”


“哈?你有说什么吗?”
男人在心里偷笑。


“啊!不!什么都没有!”









[啊啊,带升学班还真是辛苦啊。]康介揉了揉眉心,转动钥匙打开门。家里一如既往地传来男孩们充满活力的吵闹声,男人不禁感慨自己真是老了。“我回来咯,正广——”

“啊。哥哥。你回来啦!”健介撩开帘子走出来,“势多川不在哦,他今天打工。”

“哈?那家伙,这么多天都在打工吧,明明没有缺钱缺到那个份儿上……”康介皱眉。

[如果真的有麻烦的话,还是应该跟我说的吧…那家伙,不知道遇上什么事又在一个人逞强了……]康介穿过玄关,把西装外套挂在衣架上,“喂,健,正广那家伙,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哎?”健介抱着游戏手柄坐在地板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上的游戏,“这种事难道不是哥哥更清楚吗?”
康介一愣,“啊,不过这几天他看起来挺累的啊,打工太辛苦了吗……”

“这样…啊……”康介把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坐在沙发上。

瞥了一眼沙发另一边的支仓,后者立刻散发出“你和那家伙的事情我不知道也不感兴趣别想把我和健介搅进来”的气息。

[啧,这小少爷真不可爱呐。]

“大家,晚饭好了哦~”弓家从厨房里端出最后一个锅子,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的男孩们丢下手里的游戏,一窝蜂聚在餐桌旁。

“哎?老师你不来吃吗?”

“啊,帮我留一份就好,我好歹是老师啊,毕业班可是有很多事情的。”康介挥挥手上楼去了。

关上房门,康介把自己扔到床上。抬起手挡住顶灯的光,看着无名指上朴素的戒指。

[你又在苦恼什么了吗,正广……]







【哎,二年三班势多川正广同学,重复一遍,二年三班势多川正广同学,听到广播后速到教员室!】

“啊咧?哥哥的声音?”

“那个变态老师,不要用广播干这种事吧!”

“嘛,阿重你不要这么激动啦!喂,势多川…势多川,别睡了啦!”健介推了推趴在桌上的正广,“哥哥在叫你哦。”

“啊…啊啊……又来?!”正广迷迷糊糊地从桌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门口跑。







[那个大叔!明明跟他说过不要用广播叫我的……!]







势多川·大柴·正广,今天也被自己的数学老师玩弄于股掌之中。



“呼,呼——”正广气喘吁吁地推开教员室的门,只有康介一个人在。

“哦,你来啦。”康介丢下钢笔,冲着满脸通红的男孩勾勾手指,“坐这里。”

感觉自己被调戏了的正广有点不爽,“康介哥,上次不是答应我不乱用学校的广播了吗。”康介起身,向正广走去,“那个……我等一下还是有课的,如果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就回去再说…唔……!”退后到墙边却被男人摁住并送上一个深吻,康介的舌头在他口中翻搅,挑逗每一个敏感点,室内变得有些燥热。

“唔……哈……请…请不要这样,康介哥!”正广挣脱出来,抵住男人的肩膀。“这是学校…这种事还是……啊……”男人轻易地挣开他的手,把对方拉进怀里,侧过头在脖子上留下一个咬痕。

“啊…康介哥…这样的话会被别人看见……”正广伸出手去推他,瞥见男人蒙上阴影的眼睛,让他一阵心慌,“到底怎么了…今天的康介哥……好奇怪……”

康介不说话,把正广抱在怀里。一分钟后他开口,“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了?”

[哎?暴露了吗?怎么会…明明让他们保密的……]

正广低头摆弄男人的领带,“没有啊,康介哥在说什么啊?”

“如果没有的话,”康介松开手,挑起男孩的下巴和自己对视,“为什么最近都不来我家了?有什么理由让你天天打工吗?”

[啊啊啊…虽然想过可能瞒不住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康介哥注意到了!]正广内心翻江倒海,脸上却佯装镇定,“啊…打工的地方,大家都很照顾我啊,教了我很多东西,薪水也比拉面店高,因为客人会给小费……”双眼紧盯着男人的铁灰色眸子,正广咬咬牙继续说,“那个…最近弓家有去做饭的吧……偶尔换换口味也……”

“这样啊,也是呢。”
康介突然放开他走回办公桌。
“打工,别太累了。”

“啊…好的……”
男人重新戴上眼镜,在厚厚一叠纸里抽出一张开始批注。

他看上去很累了,黑眼圈从内眼角下面扩展开来,变成翅膀的形状。昨天大概也忙到凌晨才休息吧。正广捏紧了拳头。

[现在的话…现在还不可以……]

“那个…康介哥……”

男人的手停了一下,并没有抬头。

垂着脑袋的男孩不敢看他,接着说下去,“情人节那天…酒吧会有很多客人……忙不过来……所以……今年的情人节……”话语哽在喉头说不出来,他要如何对那个人说出这样的话?

“没关系。”

他惊讶地看着男人转过来,抛出一个微笑。



“你就是这样喜欢替别人操心啊。”






“我知道的。”









“前辈,再喝下去你就回不了家了。”刘海梳上去的绅士酒保语气平静地对他说。

“是啊。照你这个喝法头疼的可是我这个送你回去的人啊。”酒红头发的女人用吸管戳了戳杯子里的柠檬。
“话说,我都洗得干干净净准备钻被窝了,为什么被你喊出来喝酒啊。”

“嘛…我可是要一个人过情人节的可怜人啊……看在我平时听你抱怨宝城的份儿上,今天你就还我一点吧。”康介一饮而尽,把杯子放在吧台上。夏生看了看他微红的脸,沉默不语地倒上半杯。

“啊?一个人?那孩子怎么了?你又欺负他了吗?”

“喂喂,你真的是我的同学吗?为什么都认为是我欺负他……”康介摇晃手里的杯子,大块的冰碰撞杯壁发出声响。

“那家伙…比起跟我过情人节,他更乐意去照顾别人啊……”

支仓…现在应该叫她宝城太太,五官精致不输影视明星的女人终于戳烂了那个可怜的柠檬,视线从眼角投射出去,康介…大概比看起来还要备受打击吧。

“又不是被甩了,亏你能消沉到这个地步啊~”

这股看好戏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酒劲涌上来,康介感觉一阵头晕。他顺从大脑的意思趴到了桌上。

女人托着下巴低头看着杯子里渐渐融化的冰块。

“那你准备怎么办?话说在前头,常人又跟我说了一个什么新的玩法,想在情人节试试。话说,这次我宁可去参加他的恶趣味也不想陪你通宵买醉了。”
这男人的低气压简直压抑得可怕。

康介把下巴磕在手背上。“夏生……”

“当然。这里你随时可以来。”

康介把脸埋在臂弯里。

旁边的女人和认真擦拭玻璃杯的酒保交换了一个眼神。


[希望他能撑到那个时候啊……]









下课铃响。学生们一窝蜂涌出去。

“势多川,等下你有什么打算?和哥哥约会吗?”

“喂…大柴,你声音太大了啊,会被别人听见的!”

“那个,这里就只有我们几个了吧。”
支仓懒洋洋的声音从后门传来。

正广抬起头。啊。还真是。除了做扫除的阿重和山部,其他人差不多都走掉了。

“今天是情人节啊。呐,哥哥会带你去吃什么好吃的?”
健介把包甩到背上,支仓走过来替他翻好衣领,两人之间留着很舒适的距离。

“啊…那个……我今天要打工……”
正广正在把一张卷子从一堆书里拖出来。

“哎?????势多川你不陪哥哥吗。哥哥好可怜的哦。你说是吧支仓?”

“啊…是呢。”
突然被点名的男孩有点愣神,但立刻反应过来。

[这两个人不知道在搞什么。反正不要把我和健介搅进去。]

“健介,我们走吧,再晚的话就赶不上电影了。”
支仓伸出手握住健介的肩头。他平时并不会这么做,小少爷向来很小心,尤其在学校里。

“喔,真的!那我们就先走了,势多川!”

“嗯。明天见。”

正广终于成功地抽出那张卷子,小心地折好塞进包里。







“那个,我后悔了。”

面无表情的酒保说出一句毫无说服力点话。不过今天晚上他把高脚杯擦得吱吱响,其实他心里很烦躁。

因为面前的男人,正在消耗第二瓶波本威士忌。

“你说我可以随时来这里喝酒的。”康介用手指点一下球形冰块,酒吧昏暗的吊灯投下奇异的光,打在冰面上又四散开去。

“我没说你能由着性子喝到不省人事。”夏生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表情,“今天宝城前辈可不能来接你回去了。”

“那就要麻烦你帮我叫计程车了。”康介故作轻松地笑笑,把杯子里剩下的酒喝掉,示意夏生再来一杯。

知道劝阻也没用的酒保先生乖乖照办,“为什么不和那孩子谈谈。”

他看上去很听你的话。

“他是很听我的话,但在奇怪的地方又超乎寻常地固执。”一直蹲在吧台那头的黑猫慢慢踱过来,康介伸手挠挠它的下巴,“吃饭一定要吃蔬菜,干净衣服要叠整齐,脏衣服要好好放进脏衣篮里不能到处乱丢,皱了的西装和衬衫一定要熨平了才能穿出门、有一条褶子都不行……”

“那是什么,秀恩爱吗?”

酒保先生的脑门冒出一条青筋。

“前辈你行行好,为什么我给你喝酒还要听你们的甜蜜日常?”

黑猫被挠得有点不耐烦,喵了一声跳到地上。康介用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拿出烟和打火机。火苗“呲啦”一下窜上香烟的另一头,他深吸一口,扭头吐出一团废气。

“所以说,他是一般很难做决定、但决定了就谁也阻止不了的那种人啊。”

偏偏我就喜欢他这个样子。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没有。”
夏生回答得很干脆。





情人节剩下最后半个小时。康介头晕脑胀地趴在桌上,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多久了,但还撑着没有睡过去。
[果然喝得太多了吗…看来我也上年纪了啊……]
“夏生。计程车。”

没有传来酒保小哥的回答。

“夏生……”

“那个…康介哥?”
柔软的声音仿佛一剂强心药,男人迅速坐起来,但随即窜上脑门的眩晕震得他两眼一花,支持不住重新趴回桌上。

“康介哥,喝太多了啊。”

他的确喝太多了。他居然听到正广的声音。他不是打工去了吗?应该早就回家了吧。

“康介哥,这样睡着会受凉的。”
隐隐约约有人走过来,把外套盖在他身上。

男人偏过头,努力地睁开眼睛。啊啊,真是醉得不轻啊,现在连正广的残影都看到了。

“抱歉…康介哥……”

蜻蜓点水的吻落在脸颊上。男人微微睁大了眼睛。

势多川正广端端正正地坐在他的身边。看上去有点累但精神还不错。

“你…怎么……”康介感觉酒醒了一大半。

“终于清醒了吗?下次不能这样喝了,对身体不好。”男孩一边说一边转头去看墙上的钟,“糟糕…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他急匆匆地跑回吧台后面,乒呤乓啷地捣鼓起来。

男人就这样看着他忙活,忘记了自己有一堆问题想问对方。

“尝尝看吧。”男孩把一杯调酒递到他面前。

冰淇淋提拉米苏。以伏特加为基底,混合甜奶酒、咖啡香甜酒、香浓奶油以及巧克力糖浆,最後在调酒上加上一球浓郁甜美的莫凡彼香草冰淇淋和苦甜巧克力脆片。

见男人盯着调酒出神,正广有些局促地搓了搓手。
“我第一次做这种甜点,不知道好不好吃……”

男人伸出手指挖了一点冰激凌放在嘴里,香草和巧克力的味道在口中混合、弥漫开来。

“好吃。”
他懒得再去问男孩为什么要这样大费周章,只为了给他一个惊喜。

他真的很惊喜。虽然只有半个小时,但他觉得他是这个节日里最幸福的人。

他端起来喝了一口,各种味道在舌尖上打转。

正广站在吧台后面一个劲地解释,自己也不想这样可打工的酒吧确实缺人手,他好不容易在十点半忙完,又急急忙忙赶过来,也不知道刚刚慌慌张张做的甜点味道怎么样,他还跟着打工的老板学了一个星期,也不知道他自己调的巧克力糖浆和碎片会不会太苦……

康介站起来抓住男孩的衣领深深地吻了他。

“我说了吧,味道很好。”
他舔舌头的样子真性感。正广咽了咽口水。

“不过,还是你更美味一点。”

果然,这个人果然就是个流氓大叔!

正广轻轻推了他一下,康介顺从地坐下。看小家伙红透的脸,他在心里偷着乐。不过还是点到为止吧。

“你还没有对我说呢。”

“哎?对康介哥说什么?”

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傻。男人慢慢地眨了一下眼睛。

正广似乎被电得晕晕乎乎。

“到底要说…啊……!”
他从吧台后面跑到男人身边,郑重地握住对方戴戒指的手。

“康介哥,情人节快乐。”

“我喜欢你。”

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康介伸手轻抚男孩有点涨红的脸,对方有点害羞但没有避开。

“情人节快乐,正广。”

“我爱你。”

嘴唇再次相碰的时候,墙上的钟敲响十二点。








后记
“呼~外面好冷。”康介缩了缩脖子,夜里的风吹得他一下精神了不少。

“是呢,这几天康介哥要多穿点。”正广关掉灯,锁上酒吧的门。

“哎?话说为什么你会有夏生这里的钥匙?还有夏生人去哪了?”

唔啊…果然还是要被问起这件事吗……

把钥匙塞进口袋里,正广和康介一起走到街上。
“这种事…不用在意了吧……”反正情人节还是一起过了,这事儿就这么翻篇不好吗?

“哎~正广有事情瞒着我哦~~”
酒醒得差不多的男人把男孩搂到怀里,和对方脑门贴着脑门。

“啊…康介哥…这是在大马路上啊……”

“都这个时候了哪来的人。”

正广垂下眼睛不去和康介对视。要怎么说?他提前半个月和夏生先生还有宝城夫妇串通好这次情人节惊喜?康介哥的三个朋友都知道而康介哥却不知道…这种情况他绝对会被折腾个三分之二死吧。

“哎~正广不肯说呢。”康介拉住他的手大步向前。

“康…康介哥……?这是去哪?”正广被拽着一路小跑。

“还用问吗?”头顶“LOVE HOTEL”的字样闪闪发光。

正广的身体先于大脑做出反应。他转身撒腿就跑。被康介拎小鸡一样一把抓回来。

“只有你送了我礼物太狡猾了啊,我也得送你点什么啊~”

“哎哎哎…??啊那个,这种事无所谓的吧…”

“嘛~有什么话进去再说~”

“不要一本正经地说这么恐怖的话啊!话说我今天没有准备要……”

“安啦,进去再准备嘛~”

“啊啊啊啊啊啊啊……!!”











写完了才想起来,那段冰激凌提拉米苏的描写是借鉴了一位太太的文,虽然不知道那位太太是不是自己写的这段,总之还是说一下

黑翼禁卫军 《wild target》

既然提了就给大家安利这个吧,不过cp挺冷门就是了

本来想去找太太要授权的,可惜没找到人……

是这样的,还有一句翻译
大概是贴吧里找来的,出处就不知道了…
谁知道出处告诉我哈,我标注一下

传不了完整的,只传了这一段,喜欢的朋友可以去B站看哇!

搬运

宣传下在B站新发的视频~
小可爱们来看看呗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501054
佐鸣带卡柱斑(cp可逆
最近剪上瘾了,蓄谋剪一首火影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