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法洛夫斯基(巴爷)

JoJo:乔迪/乔西/承花/仗露/茸布🤩
文笔废没脑洞还硬要写cp的巴爷
(向观众姥爷们乞讨红心蓝手😘

【茸布】布加拉提,请你听我说(肉)

熬了个通宵为爱发电。ooc算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全员存活(其实我只是想写个pwp来着,怎么写得又臭又长

我怎么这么喜欢窒息play(对不起了布姐

----------------------

嗒嗒。


布加拉提从门缝里探出半张脸,门口站着光脚的乔鲁诺,法兰绒的睡衣松垮垮地挂在身上。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我要跟你一起睡。”。


“为什么?纳兰迦又把你的床炸断一个脚吗?还是阿帕基把洗澡水泼你被子里了?”


“都不是。”乔鲁诺低着头玩儿起了衣角。刚洗过的头发还有点潮湿,软绵绵地垂在脸颊旁,此时的乔鲁诺看起来很乖巧。“米斯达跟我们讲了鬼故事,我有点怕……”


“……”布加拉提懒得拆穿他,这小子最近不知道吃错什么药,每天晚上拿各种稀奇古怪的理由来骚扰他。

 

年长的男人叹了口气,刚刚打倒老板,PASSIONE群龙无首,谁都想趁乱分一杯羹。此刻不稳住阵脚,震慑群狼,他们九天的刀尖舔血也算是白搭了。


“乔鲁诺,”布加拉提的声音很快沉下来,哄孩子一般温柔,乔鲁诺心想他总是被这个声音蛊惑,“别想太多,去喝杯热牛奶加蜂蜜,很快就能睡着了。”


“睡前喝甜的会蛀牙。”不等布加拉提关上门,乔鲁诺灵活地从他手臂下面挤进去。布加拉提的房间很简洁,乔鲁诺一眼就看到大号的办公桌上堆成小山的文件。


“乔鲁诺,听话。”布加拉提绕到乔鲁诺的面前,手掌抚上男孩的后脑勺让他的额头和自己的贴在一起,“可以的话我也想陪你一起睡,可你也看见了,我还有这么些东西要看……”乔鲁诺咬着下嘴唇,眼睛斜斜地往右下角瞥,他看起来活像个被主人丢在大马路上的可怜巴巴的宠物狗。


“……那你在这儿睡,我在这里看文件陪你,如果你不嫌吵的话。”乔鲁诺立刻抬起头来,闪闪发光又纯真无辜的眼睛让布加拉提一个恍神以为自己看见了乔鲁诺摇个不停的尾巴。


……这小子不会算计好的吧。


一肚子狐疑的布加拉提把乔鲁诺安顿好,体贴地让他睡在床的另一头,这样桌上的灯光就不会刺到乔鲁诺的眼睛。


折腾了一圈重新回到桌前,布加拉提快速翻阅了一沓厚厚的报告,然后在几个人的照片下做上标记。他的线人动作很快,帮他省了很多时间,但拿主意还得他亲力亲为。

 

最近不老实的家伙不少,先拿这几个蠢货杀鸡儆猴吧。


楼下的钟敲响,报时的布谷鸟提示现在是凌晨一点。布加拉提端起马克杯,一口喝光已经凉掉的咖啡,强行赶走一波波席卷而来的睡意。


明天还要早起,附近贩卖毒品的流氓已经少了很多,要连根拔起却还得费些功夫,但布加拉提还不打算休息。


“格利茨财阀。”还有两天就是谈判日了。如果能争取到格利茨那个老滑头和财团的支持,这栋楼里的六个人就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乔鲁诺,到时候就能实现你的梦想了…布加拉提转过头去,本该睡着人的床上空空荡荡。


“这种程度的谈判还需要计划这么久吗?”乔鲁诺的声音冷不丁地从背后传来,布加拉提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乔鲁诺伸手翻了翻写满笔记的策划书,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我去跟他们谈条件都行。”


“……你不睡觉跑来干什么?”布加拉提的声音有点不高兴,他感觉太阳穴突突地跳,瞌睡虫像毒药一般啃噬他的大脑,他开始失去耐心了。


“我要跟你一起睡。”乔鲁诺把文件合上,抓住旋转椅的椅背让布加拉提面对自己,“这个谈判你已经跟阿帕基模拟过好多遍了吧,说梦话你都不会答错。”


“你都多大了还要跟别人挤一张床。”布加拉提舔舔嘴唇,咖啡的味道有点怪,大概是冷掉的缘故。


“你刚刚还骗我说可以的。”


“……”你也知道我是骗你的啊。布加拉提偷偷翻了个白眼。这小子今晚真难打发。明天非得训米斯达一顿,早就叫他不要没事神神叨叨吓唬人。


或者说不要给乔鲁诺这种理由当借口天天来烦他。青春期的小孩——不论男女——钻起牛角尖来可是很头疼的事情。

 


“明天你不是还要跟纳兰迦他们去西区吗?”布加拉提用上了最后一点点耐心,他暗自决定如果乔鲁诺还不肯走,他就用拉链把乔鲁诺拆成一根面条扔回他自己的床上。“他们天亮了去找你,发现你居然吓得跑来我这儿过夜了,你就不怕被他们笑话吗?”


青春期的男孩撅起了嘴,可看起来并不是要继续跟布加拉提撒娇。乔鲁诺的眉头皱成一个小鼓包,双手手从椅背滑落到扶手,紧紧地固定住转椅,让布加拉提不能起身离开。


“布加拉提,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对我?”变声期的嗓音已经略显低沉,透露出主人此刻心情不悦。


布加拉提被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砸得晕晕乎乎,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


“你听不懂?”乔鲁诺的脸猛地靠近,布加拉提立刻清醒了不少。“你还要那这种敷衍小孩子的态度来面对我到什么时候?

“你说什么胡话?我什么时候敷衍你了?”再说你本来就是个小孩子。布加拉提把后半句咽了回去。乔鲁诺生气了,布加拉提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该生气的明明是被连番骚扰的自己。


简直对牛弹琴。此刻两人的心情倒是意外的一致。乔鲁诺稍稍远离面前人的脸,但并没有放开扶手。眉头松解,视线沉下去落在布加拉提的袖口,金发从耳后滑出来几乎把脸整个挡住,昏黄的灯光留下大片阴影让他看起来格外阴翳。

 


沉默像浓雾蔓延,布加拉提感觉有点窒息。他清清嗓子,“起来,我要去休息了。”疲劳的声音冷静沉稳,不带一丝感情。


乔鲁诺像石化一般丝毫不动,布加拉提不确定他是不是有听到自己说话。他捉住乔鲁诺的手试图站起来,却被狠狠钳住下巴摁在椅背上。乔鲁诺的脸在他眼前快速放大,他本能地闭上眼睛。


为什么要说本能?布加拉提的脑子飞速地转动,他想起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跟乔鲁诺大打出手,因为轻敌被瞬间反转局势,困在原地的他只得闭上眼睛等待黄金体验带来放大五倍的剧痛。


布加拉提这一次显然也不会挨拳头。乔鲁诺的嘴唇撞在他的嘴唇上,铁锈味立刻扩散开来。青春期的小子毫无章法的吮吸他嘴巴,不老实的舌头趁他愣神的瞬间撬开他紧咬的牙齿。乔鲁诺的手不大,但钳住他下巴的力道令他不得不像条脱水的鱼一样张大嘴巴,尝到对方的唾液里裹挟着牛奶和蜂蜜的香甜。


是谁说睡前喝牛奶蜂蜜会蛀牙的?布加拉提花了两秒钟思考这个无聊的问题。看他没有反抗,乔鲁诺变本加厉地把一条腿挤了上来,布加拉提整个被笼罩在他身体所形成的阴影下。

 

“混蛋……”布加拉提发出一声模糊的咒骂,他缩进椅背里,打算用拉链扯开椅子——当然不是逃跑——暂时远离这个昏了头的小子。


“……!”


“看样子效果不错。”乔鲁诺放过了他的嘴巴,还不忘舔掉布加拉提嘴角流下的些许唾液。


“我明明发动替身了,为什么……?!”布加拉提一脸不可置信地四处张望,熟悉的钢炼手指并没有出现。


“乔鲁诺·乔巴纳,你干了什么好事。”


喔呼,好可怕。乔鲁诺笑得阴恻恻。布加拉提叫他的全名,还是肯定句,那就表示他真的生气了,而且会很严重。不过现在乔鲁诺实在没什么好怕的。


“谁知道呢。”乔鲁诺耸耸肩退后一小步,不经意踢到了什么东西,玻璃滚动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格外清晰。


布加拉提低头一看,一个小瓶安静地躺在地上。他捡起来对着灯光摇晃一下,似乎还留着点透明的液体。


“组织研发部搞的东西,说是可以抑制替身能力。”乔鲁诺不等他发问就开口。其实他对这个半成品还不太放心,有福葛保证过药效持续两个小时而且没有副作用——如果瞌睡不算副作用的话——他才敢用在布加拉提身上。


“你应该注意到今天的咖啡不好喝了。不过你看这些无聊的文件都这么认真,肯定没发现我什么时候把东西倒在你杯子里的吧。”乔鲁诺歪着脑袋欣赏布加拉提懊悔不已的表情。


他就知道这个小子没打好主意!


“现在你没有那个麻烦的钢炼手指,”确实挺麻烦的,挖个洞跑了乔鲁诺还真不一定抓得住他。“或许我们可以做点别的什么来打发时间。”


“你这是什么意思?”布加拉提把胳膊搭在扶手上,眼睛抬起直勾勾地盯着乔鲁诺,他希望自己看起来胸有成竹——即使没有替身——他不想在这个毛头小子面前自乱阵脚。


“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还是说要我再吻你一次?”


“如果你要说什么喜欢、恋爱之类的事情来跟我玩笑,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布加拉提冷哼一声,嘴角的浅笑像尖针戳中了乔鲁诺的某根神经。


“明明还是个青春期的傻小子。”

 

砰——!


黄金体验突然出现,出拳快得让布加拉提来不及惊讶乔鲁诺的成长就仰倒下去。转椅变成厚厚的藤蔓垫在他身下,布加拉提并没有摔痛,可不等他爬起来就被疯长的枝条捆住手脚。乔鲁诺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狼狈地在地上扭动。此刻乔鲁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冷静地仿佛花豹盯着垂死挣扎的羚羊。


“预防万一……”乔鲁诺挥挥手——其实他不必这么做,他只是想看起来酷一点——两根藤蔓缠住布加拉提的脖子,粗粝的枝叶在他的颈项和关节处留下红色痕迹。乔鲁诺慢慢蹲下来,跪在布加拉提上方,两人的鼻尖几乎触到一起。


“乔鲁诺,听着,”布加拉提不愧是布加拉提,即使被五花大绑毫无反抗之力,他还是相信说教管用。乔鲁诺有点佩服他的冷静,更多的是恼怒。


布加拉提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跟我心平气和地聊天?!


“我经历过青春期的,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况。”


噢,他还一副知心大姐姐的口气在跟我说话。


“有点冲动是正常的,但是你看看清楚,在你面前的人是谁。”


是你。我看得一清二楚,我不瞎。


“我们都不想今后尴尬,对不对。”


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我不听你的。



————————

WB肉:https://m.weibo.cn/6858023157/4308443013392551

————————



乔鲁诺等了十分钟,小心翼翼地把下‖体从布加拉提体内抽出来,白花花的液体跟着噗噗地往外冒。乔鲁诺把已经昏睡的布加拉提抱进浴缸,放弃了把布加拉提叫醒让他自己洗澡的打算。他没有带套,对方也许会有细菌感染的危险。布加拉提似乎还有一点点流血——乔鲁诺表示不明白——他明明有用上‖润‖滑‖剂的。小小的愧疚暂时驱散了其他情绪,他耐着性子替布加拉提清洗干净,然后抱着对方稍高一截的身体坐在温热的水里。


乔鲁诺把布加拉提向下挪,让他的头可以枕在自己的肩膀上。布加拉提睡着了,他真的太累了,小麦色的皮肤藏不住缺乏睡眠的黑眼圈。深蓝色的头发被别在耳后,不算很长但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两片小小的半圆阴影。


如果我可以一直这么抱着他…乔鲁诺在布加拉提的额头印上一个吻。等他醒来,会如何责骂我是个不懂得分寸、纵容让下半身支配大脑的、被青春期冲动攻陷的小鬼。


“你还是睡着的时候比较可爱。”乔鲁诺对着镜子自言自语。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布加拉提像是依偎着他安稳地睡去、并且在醒来的时候会给他一个甜甜的吻,笑着对他说Buon Giorno(早上好)。乔鲁诺的眼睛落到布加拉提的脖子上,藤蔓和他的手指留下的痕迹还清晰可见。他从水里捞起布加拉提的手腕,红色的勒痕刺痛他的眼睛。


“对不起嘛,虽然都是你的错……”乔鲁诺皱着眉轻吻他留下的伤痕,小小声的嘟哝,“你总是不肯好好听我说话…不对,你有好好在听,可你总觉得我说得不对。明明我也拼命思考过才来对你说的……”感觉到水温下降,乔鲁诺拔掉止水塞,打开水龙头重新注入热水。


“我以前好喜欢你温柔地对我说话。可后来我觉得不对,你只是在哄小孩而已,你只会说那些漂亮话敷衍我,你从来没把我当成和你平等的人……”


乔鲁诺把水龙头关掉,把止水塞堵上。40度的热水蒸得他晕晕乎乎,他感觉自己眼睛湿漉漉的,不是因为水蒸气。


“在你心里,也是有一点点喜欢我的,对不对?”


布加拉提像个安静的玩偶靠在他怀里,乔鲁诺叹了一口气。十分钟后他从浴缸里爬出来,麻利地把自己擦干净塞进睡衣里,再手忙脚乱地从衣柜里翻出大号浴巾和内裤,把布加拉提结结实实地裹起来抱回床上。


乔鲁诺把棉被拽过来盖在两人身上,和布加拉提头靠着头,希望能分享他的梦境。




布加拉提是被楼下的施工队吵醒的。昨天早上的那队挖断了电缆,今天来抢修的人又挖断了水管,街上乱成一团。


布加拉提睁开眼睛看见刺眼的金黄——不是太阳——是乔鲁诺张狂的金发,还有一绺被他咬在嘴里。


“臭小子……”,布加拉提不用回忆也记得发生了什么。酸痛的腰和下身难以启齿的胀痛无不提醒着他,他被面前这个睡得流口水的小子给办了。


「你只是在哄小孩子罢了……」布加拉提把那一绺金发捏在手里。装睡真不是他擅长的,幸好乔鲁诺只顾着发牢骚没注意到他偷偷睁开的眼睛。


也许……也许他是做的不对,那些安慰的小动作,违背他的意愿起了糟糕的反效果,如果换个办法……不行。布加拉提想赶走这个危险的想法。一旦给这个小家伙一点甜头,他只会变本加厉而已。


布加拉提感觉到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醒了还不快滚,等我力气恢复把你给拆了吗?”


话一出口布加拉提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布加拉提好坏哦。”出人意料的,乔鲁诺满不在乎地趴在枕头上,脑袋歪过来看着布加拉提。


“明明都听见了,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手指漫不经心地摩擦布加拉提的手腕。


“瞎说什么,我才没有……”


“噢噢,说谎话可是会心跳加快的哦。”布加拉提红着脸想把手抽回去,乔鲁诺飞快地在他手背上留下一个吻。


“布加拉提,请你听我说。”乔鲁诺把红成一只煮熟的虾的人从被子里挖出来。


“无论多少遍都可以,我会一直说给你听的。请你相信我,这不是青春期冲动的谎话。”


乔鲁诺把头靠过去,和布加拉提额头贴着额头。在彼此的眼睛里他们只看到自己。


“我喜欢你,布加拉提。和我在一起吧。”


评论(16)

热度(287)